首页 >> 华人资讯
华人资讯

中华始祖·人祖大典新闻发布会暨2019年人祖伏羲文化高峰论坛在河南新密隆重举行

添加日期:2019-09-10供稿部门:打印字号: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2019年9月9日9时9分,中京集团,河南羲娲情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主办的“中华始祖·人祖大典新闻发布会暨2019年人祖伏羲文化高峰论坛”在河南新密碧桂园隆重举行。

嘉宾领导前排就坐

会议由冦华峰 、彭一宸主持。

发布会在《万年伏羲山》优美的旋律中拉开序幕,由中华始祖伏羲文化宣传部长桑华桧领唱。

原河南省煤炭厅厅长谷中立致辞


世界华人文化交流联合会张瑛主席致辞

伏羲文化传承人姜福顺讲话

中京集团董事长孙永德发表主旨讲话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炎黄子孙生生不息。新密伏羲山是人祖伏羲和女娲活动的地域,几千年的文化传承积淀有力地印证了伏羲山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圣地,也是孕育中华文化的摇篮之一。此次举行的中华始祖·人祖大典新闻发布会暨2019年人祖伏羲文化高峰论坛,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参会人员达到200多人。会议伊始,群贤毕至。出席会议的嘉宾领导有:河南省检察院纪检组书纪曹喜池,省委【党的生活】 杜建立,中京集团董事长孙永德、河南省联升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强先生,世界华人文化交流联合会主席、华人频道《华人影响力》栏目总制片人、中央电视台老故事频道《影响力》栏目制片人张瑛女士,世界华人文化交流联合会秘书长、华人频道《华人影响力》栏目制片人、编导赵世界先生,中真国际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金泉先生,省政府保卫处处长张建国,海军区副司令兼海长城书画院顾问杨凤海,省公安厅政治部主任刘体炎,周口市马褔全书记,原河南省信访局长、中书协会员刘兆民,原河南煤炭厅厅长谷中立,人祖伏羲太极文化研究院杨兴春、郑州伏羲文化研究院副院长谭思想、国际教育集团(西安公司)外联部长张民行以及新密市政府、企业老领导朱永森、王栓正、裴永亮、于占军等应邀出席。

       参加报道的媒体单位有中共中央宣传部(党建)杂志社、CCTV【我爱你中华】 栏目、华人频道【华人影响力】栏目、中央电视台老故事频道【影响力】栏目、中国都市报、新密市《话说新密》栏目等。

与会的领导专家学者合影留

       发布会上,中华民族伏羲文化艺术研究院(郑州分院)伏羲文化传承人姜福顺讲述了中华伏羲文化的渊源、发展历程和传承中华伏羲文化的历史意义。郑州伏羲文化研究院副院长张民行、中京集团董事长孙永德高声诵读了传承人祖伏羲文化的诗词,用生动的语言表达了对人祖伏羲文化的炽热情感,阐述了传承人祖伏羲文化的重要价值。中华伏羲太极文化研究院传承人李宗银教授、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兼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室主任刘体炎、 世界华人文化交流联合会张瑛主席分别在发布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议结束时歌唱《万年伏羲山》,河南豫剧选段,人祖文化众群星走绣和伏羲太极拳献上了精彩的文艺节目招式表演,与会的领导专家学者合影留念。

合影留念

合影留念

       记者在发布会上获悉:中华伏羲山文化论坛于农历2019年重阳节即农历9月9日9时9分在人祖圣地伏羲山下举行中华盛世拜祖大典,届时又是一场盛会,让咱们一起翘首期待!

天下伏羲

      “浮戏(山)本是伏羲山,华夏文明此为源”——这不是我们说的,而是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河南大学教授张振犁先生对新密伏羲女娲文化进行考证后得出的结论。

       浮戏山,位于郑州市西南39公里,是嵩山东北向的余脉,东西绵延50多公里,横跨新密、登封、巩义、荥阳及原汜水,主峰位于新密市。

        依靠着从浮戏山“浮现”出的伏羲文化,新密于2008年初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羲皇文化之乡”,同时被确定为“中国羲皇文化保护基地”。

       甘肃天水被称为“羲皇故里”,因专家认定伏羲生于此地;河南淮阳被称为“羲皇故都”,因伏羲建都于此。而“中国羲皇文化之乡”之称花落新密,可以想见,新密传承的伏羲文化必然丰厚璀璨。

密集分布的伏羲文化遗存

       未见到新密伏羲文化研究专家之前,仅靠想象,是想象不出伏羲文化在新密的丰厚程度的。

      当新密伏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溱洧文化》杂志主编杨建敏将外地及当地数位文化专家所整理的厚厚的新密伏羲文化图文资料拿给我们时,我们着实惊呆了:“万里寻踪伏羲路”已走过将近20个城市,从未发现哪座城市像新密一样拥有那么多的伏羲文化遗存。

总面积1000平方公里左右的新密,人们相传、专家考证的伏羲女娲活动遗迹以及纪念性庙宇达30多处,并流传着伏羲女娲在此躲避洪水、滚磨成亲、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等诸多传说。

       杨建敏在其所著《新密伏羲文化资源概览》一文中,按照浮戏山区、绥水流域、开旸山区、浮山山区、溱水流域、灵崖山区六个区域对新密的伏羲文化遗存进行了统计。

       浮戏山区有浮戏山、华胥氏履大足处、华胥氏抱子洞、蛇谷、汜水、羲国、中皇山始祖庙、伏羲祠、香峪庙人祖殿,绥水流域分布着补国城遗址、牛店女娲娘娘庙、青石河女娲娘娘庙、华祖祠、米村镇大庙人祖殿、玉仙圣母庙,开旸山区有女娲炼石补天处、磨合沟、开旸庙、三皇庙、老君庙人祖殿,浮山山区分布着伏羲女娲祠、女娲洞、药王庙,溱水流域有华源祠、祝融氏之墟、娲娘庙、黑峪沟奶奶庙、天空寺人祖殿,灵崖山区分布着天爷洞、三皇阁……这些都是与伏羲有关的地名、遗迹和纪念性庙宇。

       这还不包括与伏羲文化时代相吻合的十几处裴李岗文化遗迹,以及融入现代元素打造的羲皇公园、羲皇部落文化村、伏羲大峡谷等休闲旅游之所。

     杨建敏介绍,与甘肃天水伏羲庙、河南淮阳太昊陵多由官方出资修缮、致祭不同,新密羲皇文化更多呈现出民间性、平民化的特点,这里的伏羲女娲纪念性庙宇多由民间集资创建、修葺,自古以来屡毁屡建,其丰富多彩的民俗庙会活动也多由民众自发参与,伏羲女娲的传说在民间代代相传,显示了新密民间对先祖崇拜的强大力量。依靠民间的力量传承下如此丰厚的伏羲文化遗存,让我们不由心中感叹:“中国羲皇文化之乡”,新密当得此名!

伏羲文化遗存为何密布新密

       众多图文资料在涌进我们脑海中的同时,一个问题也随之产生:新密的伏羲文化遗存为何密集如斯?

    这要先从浮戏山开始说起。浮戏山位于新密西北部,其名最早见于《山海经•中山经》:“浮戏之山,汜水出焉。”

       为什么会叫浮戏山呢?杨建敏告诉我们,有人说“山势高耸,山峰常有云雾缭绕,似鸳鸯戏水,故名浮戏山”;也有人说“群山拱峙,烟雾弥漫,晨视则烟环雾绕,风动犹如凫戏云海,故名浮戏山”。

     “这些说法都有误。”杨建敏说,据传浮戏山原本就是伏羲山,在“三皇”时代,伏羲及其后裔长期在浮戏山区活动、居住,因而称为伏羲山。“伏羲在古文献中有多种写法,‘浮戏’就是其中一种。《山海经》中常以人名或氏族名冠以山名,如‘夸父之山’、‘轩辕之山’,因此‘浮戏之山’应为伏羲所居之山”。

       浮戏山及其周围地区,有伏羲及其后裔所建立的补国和羲国。补国,位于浮戏山南麓,现新密市牛店镇所在地,建于“三皇”时期,《路史•国名纪》记载:“补,三皇之世封国,炎帝伐补,遂”。据有关专家考证,补、伏二字古代音同义通。补国历史很长,历经“三皇五帝”到夏商周,至春秋初年被郑武公所灭;羲国,建于夏商之际,《山海经》、《水经注》等记载,羲国为夏商时代伏羲后裔封国,是当时一个著名的方国,专司天象观测及历法研究。据有关专家考证,“羲”通“戏”,因此羲国又称戏国。羲国的历史也不短,虽被多次讨伐,但依然历经夏商周三朝,周武王灭商以后,羲国西迁至今陕西临潼县东的戏水河畔。

        在介绍了浮戏山有关伏羲及其后裔的种种情况后,杨建敏自然而然把话题转向新密这座城市。他告诉我们,新密古称密县,密县的“密”字是由“宓”(fú音)字演变而来。《实用古汉语大辞典》中载:“宓”通“伏”。《汉书•古今人表》载有:太昊帝宓羲氏,姓。“‘宓’字早在殷商就已出现,‘密’字是在西周以后才有的,因此‘密’由‘宓’演变而来。而‘宓’最早又为伏羲氏之姓,可见,密县的最初命名与伏羲有渊源”。

       “浮戏山属于溱洧流域,溱水和洧水在新密境内交织,流域虽然不大,却孕育了伟大的历史文化。”杨建敏说,古文化遗址遍布新密市境内,有距今10000多年的旧石器文化遗址,有距今8000年左右的裴李岗文化遗址,有距今7000年到5000年的仰韶文化遗址,有距今5000年到4000年的龙山古文化遗址,还有夏、商、周文化遗址100多处。“从文明初始的羲皇文化到文明发展期的黄帝文化,直至文明成熟期国家诞生的夏文化,华夏文明在新密境内呈现出一脉相传的传承性特点,这是新密羲皇文化不同于其他地方的一个显著特点”。

        杨建敏介绍,2009年秋至2010年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新密市岳村镇岗坡村李家沟村西合作发掘出距今10500年至8600年的文化遗迹,填补了中原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和新石器时代裴李岗文化之间的空白。而更早一些时候,在新密溱洧流域的超化镇莪沟村和来集镇马良沟村,还发现了距今约8000年的新石器时代裴李岗文化,与传说中的伏羲时期历史背景恰恰相吻合。“目前,新密境内发现的裴李岗文化遗址多达14处,这些遗迹以及旧石器时代文化遗迹的发现,为华胥、伏羲、女娲在新密活动找到了考古学依据”。

      “传说故事、文字演变以及考古发现都证明了新密曾是人祖伏羲活动的重要地区,这里遍布伏羲文化遗存理所应当。”通过杨建敏,我们寻找到了新密伏羲文化遗存密集分布的原因。


探寻伏羲文化遗存两三处

       新密市如此之多的伏羲文化遗存,即便马不停蹄走马观花全部走一遍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这对于我们来说,显然是不现实的。只能探寻两三处具有代表性的遗存了。

       杨建敏向我们推荐了三个地方:来集镇伏羲女娲祠、中皇山始祖庙和伏羲大峡谷。

来集镇的伏羲女娲祠,位于镇子中部的浮山之上。浮山不高,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因为伏羲女娲祠的历史悠久,浮山也因此远近闻名。

       位于浮山之巅的这座伏羲女娲祠,当地俗称娘娘庙,坐北朝南,建筑有山门、仪门、大殿和东西配殿,只不过,这些建筑均是地地道道的现代仿古建筑。杨建敏告诉我们,这座庙宇始建年代应在明朝以前,他的这一结论是从庙中一块明万历24年所刻的《重修伏羲女娲祠记》碑文中得出的,碑文载:“伏羲女娲之祠建立盖有年矣,历以岁月,兼以风雨,颓乎将倾……”

      除了这块明碑之外,我们还在庙中看到了清朝顺治、雍正、乾隆、道光、光绪、宣统年间以及民国时期的重修碑刻十余座。这些古碑在证明庙宇历史悠久的同时,也反映出它曾遭遇过劫难。“上个世纪的‘破四旧’时,这座庙宇彻底被毁。”杨建敏说,1989年2月,来集镇杨家门、杨河和郭岗数村的善男信女集资捐款重修了伏羲女娲祠,重修之后的每年春节、农历二月十八和六月六,伏羲女娲祠都有规模宏大的庙会,来自豫东、新密临近县市以及新密的当地群众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会场能在浮山上绵延四里多地。

       伏羲女娲祠的大殿之中,敬祀的是伏羲女娲的并排坐像,杨建敏告诉我们:“这座祠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伏羲女娲以夫妻身份并坐大殿之中,同享人间祭祀。这一现象在全国极为罕见,也是新密伏羲文化独特性的一个具体体现。”

       伏羲女娲祠的那块明朝碑刻上,还刻有这样一段碑文:“立都于中皇之山,是为女皇,制嫁娶……”这段话或可说明,浮山的这座伏羲女娲祠与中皇山上的始祖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浮山与浮戏山也有着一定的渊源。

      中皇山只是浮戏山的一座山峰,位于浮戏山的中心地区,又名天皇山。《路史•后纪》载“女娲治于中皇山之原”以及来集镇伏羲女娲祠碑刻都显示了伏羲女娲与这座山峰有着莫大的渊源。

       在前往中皇山始祖庙的盘山公路上,我们与田种湾、桑树湾和老蚕坡等几个村落擦肩而过,杨建敏告诉我们,这些地名都和伏羲有关,相传伏羲在这里教民种植和饲养天蚕,后人为了纪念他,便将村子改为和“田”、“蚕”有关的名字。“这些地名也反映了新密伏羲文化的独特性”。

       的确很独特,伏羲还在这里教民养蚕,创造了桑蚕文化?

       杨建敏说,考古学家在超化镇莪沟村发现的莪沟遗址就出土了一个陶纺轮,这说明距今8000年左右的伏羲时代,桑蚕文化已经起步。之后,新密境内多处裴李岗文化遗址出土的文物,也佐证了伏羲在新密境内“化蚕为丝”的传说。

       《皇图要览》说:“伏羲化蚕为丝。”《纲鉴易知录》说:“伏羲化蚕桑为惠帛。”不仅是这些古文献有记载,在浮戏山还流传着大量伏羲女娲向玉仙圣母求教植桑养蚕的动人传说。

       在浮戏山、具茨山、马骥岭,据专家对这里山川、丘陵的树种标本检测,从古代开始,这里就存在桑、槲、栎、栗等树木,其叶都可以养蚕。而且,新密境内流传下来的以桑、栗树命名的地名多达37处,如桑地滩、栗树岗等。

        所有这些,都说明了浮戏山与中国桑蚕起源有着密切关系。

       就在我们还沉浸在伏羲养蚕的美丽传说中时,中皇山始祖庙的庙顶已经映入眼帘。气喘吁吁爬过100多级水泥台阶,沿着山顶被人踩出来的小路来到始祖庙前,我们失望地发现,这又是一座地地道道的现代仿古建筑。

       庙中有两殿:伏羲殿和女娲阁,伏羲殿门联曰:“开天辟地始祖先,香火兴盛黎民安。”庙内塑始祖伏羲像。伏羲殿后的女娲阁,门额刻“人祖根源”,内塑女娲托五彩石补天像。

       尽管现在是现代建筑,但始祖庙却历史悠久。“始祖庙曾多次被毁,始建于何时目前无法准确推断,但其遗存下的建筑构件及陶片、祭器等文物,经专家鉴定,出自于唐宋及明清等不同时期。”杨建敏说,2005年前后,当地一位热心文化事业的企业家筹资重修了始祖庙。

       始祖庙女娲阁中立女娲手托五彩石补天像是有原因的,中皇山脚下有一个当地人称为钟沟的地方,相传是因始祖庙中原有的一口钟被人推入山下之沟而得名。而钟沟,又因为满沟石头多为红色,又被称为红石沟,相传这里就是女娲补天时炼五彩石的地方。站在中皇山上,俯瞰红石沟,杨建敏对我们说:“你们看,满目的红石像不像是被火烧红的。”

        其实,红石沟应该叫做五彩沟更为合适,也更符合女娲炼石传说,因为我们下到沟中时发现,虽然沟中大部分是红石,但多色石块凝结在一起的色彩斑斓的“五彩石”也随处可见。

       现在的红石沟也就是伏羲大峡谷的所在地,嵩山地质变迁留下的独特痕迹以及人们附会在其上的伏羲女娲传说被当地一位企业家很好地加以利用,开发出了一个面积6平方公里,分为飞龙峡和逍遥谷两部分的旅游景区。

       漫步在伏羲大峡谷5公里的旅游线路上,我们发现,这里瀑潭相连、跌水潺潺,步移景换。行走在崖檐下,徜徉在山水间,令人心旷神怡。

        “山水为表,文化为里”,在伏羲大峡谷不仅能欣赏到山水之美,还能为文化而醉。景区将伏羲文化、龙文化很好地融入到山水之间:伏羲八卦台、伏羲湖、女娲湖以及潜龙瀑、潜龙潭、跃龙瀑、跃龙潭等等景点让人感叹开发者的用心良苦,尽管这大部分都是人造之名。

       也许会有人说,伏羲大峡谷不过是在借“文化”的名下“经济”的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和羲皇公园、羲皇部落文化村不正是对远古伏羲文化的一种现代传承么?

20多年前才开始从后台走向前台的伏羲文化

       新密民间大量的伏羲女娲活动遗迹、千年流传不衰的民间传说以及民众虔诚建造的纪念性庙宇,以其原始性、丰富性、平民性、传承性、独特性,在全国伏羲文化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也使得新密成为研究伏羲文化的一个重要地方。然而,现在已经成为新密溱洧文化中核心文化的伏羲文化曾默默无闻了很多年,它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才从后台默默走到前台,逐渐被大家承认。

      作为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杨建敏告诉了我们新密伏羲文化从后台走到前台的详细过程。

      从默默无闻到璀璨夺目,新密伏羲文化的“逆袭”从一个人的偶得开始。杨建敏介绍,这个人名叫陈志忠,1992年,他是河南省农牧厅的一位离休干部,因为调查蚕丝文化来到新密市尖山乡(今尖山风景区管委会)。他在调查中发现,浮戏山一带留存有大量伏羲、女娲的遗址和传说。他经过查阅史料和认真考证意识到:原来浮戏山即是以伏羲命名的伏羲山,密县的名称也与伏羲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发现激起了陈志忠要搞清楚伏羲文化与密县关系的强烈愿望。于是,他深入深山一呆就是两年。在翻过了无数山头,走访了千家万户后,他写出了《浅谈伏羲业绩与河洛文明》、《伏羲故里在密县》、《浮戏之山话伏羲》等数万字的论文,以大量事实说明,浮戏山一带就是伏羲活动的重要地区。

      “这些珍贵的文字资料,陈志忠先生留给了新密。”杨建敏说,从1995年开始,以原新密市教委主任郑观州为首的一批离退休老干部自发组织起来,本着弘扬伏羲文化和黄帝文化、研究中华文明的起源、开发新密丰富旅游资源的目的,对新密所属溱洧流域的古文化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并成立了新密市黄帝文化研究会,创办了《溱洧文化》学术会刊。

       研究会的成立,使新密伏羲文化的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研究会成员集中而全面地查阅整理历史文献,系统普查收集了全市涉及伏羲文化的山水地名及神话传说,并结集出版了《溱洧文化——伏羲文化专辑》。

       张振犁教授在得知新密伏羲文化的研究情况后,于2002年4月对这里的伏羲文化进行了为期三天的深入考察,新密伏羲文化之丰富使之大为惊叹,并撰写了题为《“浮戏”本是“伏羲山”,华夏文明此有源》的研究论文。

       2004年,新密市启动了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市文联和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开展了对民间故事的搜集整理工作。作为伏羲女娲神话传说的发源地之一,这次抢救工程对伏羲女娲在新密活动的遗址、神话传说进行了重点普查、采风和录制。

       2006年5月,新密市黄帝文化研究会成立伏羲文化专业委员会,并准备申报“中国羲皇文化之乡”。

        2007年11月,“中国民间文化之乡”专家考察组一行十人在中国民协副主席、省文联副主席、省民协主席夏挽群的带领下,对新密市申报“中国羲皇文化之乡”并挂牌“中国羲皇文化保护基地”进行了考察。考察组先后对来集镇伏羲女娲祠、平陌镇天爷洞、牛店镇娘娘庙、开旸山等伏羲文化遗址进行了详细考察,最后达成共识,一致认定新密市为“中国羲皇文化之乡”并挂牌“中国羲皇文化保护基地”。

         2008年1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发文,决定命名新密市为“中国羲皇文化之乡”并在新密建立“中国羲皇文化保护基地”。

自此,新密伏羲文化正式走向前台,成为全国伏羲文化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对于新密以及新密的伏羲文化专家来说,意义重大。而对于杨建敏来说,新密“中国羲皇文化之乡”的申报成功并没有让他研究伏羲文化的脚步停下,他已开始了“立足新密、放眼全国”的伏羲文化探寻之旅,万里寻踪伏羲路走过的和即将到达的城市,他已经自费走了多半。

        我们必须感谢像杨建敏这样的各地伏羲文化研究专家,正是因为他们,伏羲文化才得以继往开来,光耀当代。


上一条: 2019第三届世界根文化论坛在河南郑州隆重召开
下一条: 青岛首家商标资产上市挂牌新闻发布会在莱西隆重举行